8名内鼠“飞单”侵占公司营业款300万

2019-10-08 13:12:38 澳洲新闻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沈阳沈大医院性病科

  原标题:8名内鼠“飞单”侵占公司营业款300万

  近日,南京南火车站派出所经过3个多月的缜密侦查,一起在全国拥有多家连锁餐饮品牌店的南京、昆山、苏州三家分店内部员工联手勾结,通过“飞单”“大餐分小餐”“三家店流转套卖”等非法手段私自截留营业款300万余元的集体职务侵占案件成功告破,抓获涉案成员8人。

  接匿名举报电话,警方假扮顾客埋单发现猫腻

  今年3月初,某餐饮公司接到有人匿名举报,称南京南站候车室的餐饮店存在内部员工侵占公司营业款的违法行为,遂向南京南火车站派出所报案。

  铁路警方立即进行秘密调查,组织民警假扮成顾客,到南站候车室内的餐饮店进行点餐,以多次使用现金的方式进行支付,并通过总公司运营部的后台进行查账,发现均没有这些消费的入账记录。此外,民警通过扫取张贴在收银柜台前的支付宝二维码进行付账时,总公司后台也没有查到支付宝的消费记录。

  很快,民警发现收银台前的支付宝并不是总公司的支付宝,而是个人设置的支付宝,账户居然是该餐饮店的副经理吴某所有。民警顺藤摸瓜,调取了吴某近期的支付宝、银行账户转账记录,发现有大笔现金在其他多个账户之间频繁转账。

  经过调查,一张关联南京、昆山和苏州的资金链浮出水面。吴某除了与本店内的店长周某及3名员工支付宝账户有频繁的转账记录之外,还与王某、陈某、张某的银行账户有大笔转账记录。王某现任昆山分店店长,陈某现任苏州分店店长,而张某则为分管江苏全部店面运营的大区经理。

  6月下旬,南京铁路警方出动多名警力,分赴南京、苏州、昆山三地,将8名犯罪嫌疑人全部缉拿归案。

 昆明治癫痫的最好医院 利益熏心,一场阴谋蓄谋已久

  南京南站分店由于地理位置优越,客流量大,销售业绩突出,一年营业额高达900万,是该连锁店的明星店。江苏大区经理张某一直对南京南站这块“肥肉”垂涎欲滴,找到与之关系较好的苏州分店店长陈某和昆山分店店长王某,密谋从中谋取高额利益。

  2017年年初,南站分店店长李某因经济问题被公司开除。张某觉得机会来了,想物色一个合适咸阳有哪些专治癫痫病的医院的人选。经过考察,她发现了原南京南站分店店长助理吴某,欲将他提拔为店长。岂料,公司总部此时从别家分店调了周某任该店店长,打乱了她的计划,只好将吴某提为副店长。

  此后,五人多次开会商量,密谋侵占公司营业款的具体计划步骤,约定由吴某主要负责具体实施,其他人配合策应。他们甚至设定了每月侵占目标额为8万元,一年要达到100万元,按比例瓜分这笔巨款。

  29岁的吴某,8年前从老家来到南京找工作。没有什么文化的他连续多日找不到工作,身上带的500元现金很快所剩无几。2011年,心灰意冷的吴某准备买火车票回老家,途经某餐饮店南京南站分店门口时看到了玻璃门上张贴的招聘启事,抱着最后一线希望走进了这家店,应聘当了一名服务员。

  吴某走马上任后,果然不负众望,私下活动,很快用钱买通了该店两名收银员和一名店长助理,拉他们入伙,并承诺日后会有可观的好处费。为了搬动店长周某这块“绊脚石”,吴某使出了浑身解数,通过请客吃饭、唱歌、旅游等多种方式主动与周某套近乎,并奉上了5万元的好处费,将周某拉下了水,开始了“赚外快”的非法勾当。

  多种手段侵占营业款,一天最高“外快”7000元

  该餐饮店主要收款有银行卡、支付宝、微信支付以及现金支付4种方式,以吴某为首的一帮人,便在门店自己做账的现金支付上动起了手脚,通过“飞单”的方式将顾客购买产品支付的现金私扣下来,收银电脑里却查不到这些消费记录。

  吴某发现,现如今旅客在外携带现金越来越少,采取使用私扣现金进行“飞单”的手段挣到的钱无法满足他的贪欲,便另辟捷径动起了在网络支付上做手脚的歪脑筋。吴某将自己个人的支付宝和微信收款的二维码制作成贴纸,覆盖在原公司收款二维码上,这样顾客通过扫二维码支付的餐款,便直接落入到了吴某的私人腰包中。吴某同样关照作为收银的两名同伙郑某和尚某不出具任何单据,等待月底根据私扣营业款的数额给予他们相应的奖金。

  根据公司管理规定,每晚9点店面打烊后没有卖出去的食品原材料要求自行销毁处理,吴某对制餐环节和流程非常熟悉,他知道如何在食品原材料上做文章。将当日剩余的食品原材料进行二次加工,将原来做10份的餐品做出12份“小号”餐品出来。吴某在菜品上多加汤汁、套餐里多装米饭、配餐多加青菜等办法,让这随州癫痫中医医院些“小号”餐品看上去跟正常餐品的分量一样足,欺瞒顾客。

  为了掩人耳目,吴某勾结该餐饮昆山南站店长王某和苏州凤凰街店长陈某,将加工多出来以及未卖出的半产品在三家店面来回运作,装作是刚刚进店的新货,而账面上却不会出现这些残次品的流水,得到的利润自然又落入了吴某等人的腰包。生意好时,吴某等人一天挣的“外快”最高可达7000元,比他本人一个月的工资还高,但吴某最终栽在了自己的贪念上。到案发之日起,该团伙共侵占公司财产金额达300余万元。

  通讯员莫静

  爱南京·南京晨报记者卢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