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pos机办理_pos机加盟_新疆pos机代理

2019-10-08 13:37:30 澳洲新闻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正规一清,央行牌照,资金安全,费率最低0.38【咨询热线:13164870608(VX同步)】商户自选,实时秒到,笔笔积分!

  子忻到医生办公室看到快轮到周曼文了,把她扶进诊室,外面这些东西也不方便拿到诊室,就放在那里。

      “外面谁的东西?”是医院保卫科的工作人员。

      连问了三次无人回答,一个看上去头模样的中年男子:“放地上去,凳子是给病人坐的。”

      年轻男子上前拎起被子,正要放到地上的时候,一个厚厚的信封从里面滑出,几个保卫科人员狐疑的相互看了一眼,打开信封一数数目正是五百。几个人没有声张,只是非常兴奋地互看了一眼。他们没想到这么快就破案了,原本打算报公安机关的。

      医生给周曼武汉那个医院的癫痫病好?文量了体温398度,医生看了下舌苔,问了是否感冒、是否有咳嗽,刷刷提笔写下处方单子,边写边:“打两天吊针,”周曼文要回屯里,能不能打一针,子忻:“傻,吊针回去还怕没人给打吗?”也是家里还有两个名医在!

      子忻扶着周曼文出来,发现东西不见了,周围立刻有人上来:“东西在保卫科,你们快点去拿。”

      子忻跟周曼文商量:“我先送你去做皮试。”那时候退热就用青霉素,周曼文点点头,她根本无力,只求自己热度快点退下来。

      等她打上了皮试,子忻问了护士保卫科的位置。

      保卫科看到他主动上门很是惊喜,问他都有些什么?他只知道一条被子,还有一只旅行袋,里面具体有什么他也不清楚,不出所以然来。

      不仅偷钱,还偷这么多生活用品,一看就是在供销社偷来的,几个人又是一阵兴奋,要立功了!要立功了!

      原本和颜悦色的中年男子马上变脸,“老实交代!从哪里偷来的?”

      子忻诧异的看着眼前的几个人?这又怎么?“我们自己的。”

      询问无果,几个人的态度更是恶劣,子忻干脆闭嘴一字不吐。

      男子把信封扔到子忻面前:“难道这钱也是你的?”

      “当然是。”子忻听到过周曼文起去要去张学国他父母家,顺便去送钱。

      “把失主带过来。”中年男子下令。

      那对老夫妻一见到这个信哈尔滨哪里治疗癫痫好封,“我们的是我们的钱。”中年人当着子忻的面问:“里面有多少?”

      “五百。”老人家毫不犹豫的回答,全是十元的钱,都是崭新的,连着号的,下午才从银行取出。

      男子拔出信封里的钱,当着子忻的面一张张慢慢地数,正好五百。

      老夫妻看到子忻,忙上前:“伙子,谢谢你,谢谢你捡到。”

      “不,是他偷的!”中年男子毫不客气的回答着。

      老夫妻大吃一惊,子忻梗着脖子:“没有,就是没有!”

      “那你为什么这个信封是你的?”中年男子问。

      “因为我妹妹也把钱放信封里。”

      “你妹妹?”老夫妻问。

      看着老夫妻面相和善,子忻:“她在打针。”

      “从来没有贼自己是贼的!”中年男子来了这么一句。

      “我没有”这次子忻是吼出来的。

      老夫妻:“看着这孩子不像是坏人,钱找回来就算了。”

      男子:“坏人的脸上难道刻着字。”

      子忻也:“这个锅我不愿背!”

      已经打上吊针的周曼文不见子忻回来,护士在她坐在那里人往下滑,就把她扶到床上,躺着打针,迷迷糊糊不知道过了多久。

      醒过来时,已经好了许多,起身时发现身边有人看着自己,“打完吊针你马上来下保卫科。”男子起身走了。

      子忻呢?周曼文四处张望不见人影,难道在保卫科,会是什么事?她急急晋中有哪些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地喊来护士,“帮我把针头拔掉吧。”

      “还有半瓶呢。”护士拒绝了。周曼文当着她的面迅速拔出了针头,随着护士一声“哎呦!”血飞溅出来。护士赶紧上前按住针眼埋怨着:“你这孩子,针怎么可以乱拔,你急什么,保卫科的同志来要叫醒你,让我给挡了,这么高的热度,不准乱跑。”

      “可是子忻不见了,就是和我一起来的那个男孩子。”

      “你哥哥呀,在保卫科,刚才他们告诉我了。”

      周曼文问了保卫科的位置,保证会多按一会伤口,保证不出状况荆州癫痫病哪家最好,连着几个保证之后,护士放她走了。

      保卫科的门虚掩着,见到了周曼文来他们把子忻带了出去,这是要分开来审问。

      保卫科给县里打了电话证明周曼文真的是革委会主任的姨子,他们对周曼文更加和颜悦色,周曼文暗暗思,想帮姐姐拆了这个家,没想到如今还要借刘棒槌的名头过难关!

      子忻去过大厅,钱从被子里掉出来,保卫科的人表示子忻很难洗清嫌疑,周曼文讲:“会不会是别人偷的,因为怕被发现塞到我们被子里,因为我们当时没人在被子旁边,而且,我们有钱。”周曼文从里衣兜里拿出个信封,150元,“我哥在部队每月寄回来,我姐也给我们寄钱,所以我们不缺钱,不需要拿别人的。”她声音缓而富有服力,让人忘记她才是一个十三岁的孩子,以前的语言功底还是在的。

      “你不需要钱,不代表钟子忻他不需要钱。”

      “不需要,我的钱就是他的钱,我们订婚了,打算等我十八岁结婚的。”又一次脸不红心不慌地着谎言。

      “你们看内衣裤也是买给他的,否则我干什么给他买呢?”

      “他为什么你是妹妹。”

      “因为他不喜欢我,是我粘着他。”周曼文仗着大家对自己的好态度,拉开门对门外的子忻:“你们家可是答应我做媳妇的,你可不能反悔,什么妹妹,瞎扯淡。”

      众人无不躺倒,这闺女脸皮可真够厚的。

      过去这么久就算有偷栽赃,那个偷老早溜走了,就按照周曼文的推理结了案。